俄国家杜马主席:俄罗斯不打算进行动员

参考消息网5月6日报道 据塔斯社莫斯科时间5日报道,俄罗斯国家杜马(议会下院)主席维亚切斯拉夫·沃洛金表示,俄罗斯不打算进行动员。

报道称,沃洛金当天接受《共青团真理报》电台采访时对俄宣布动员的可能性予以了否认。他还说:“无论在在节目之中还是之外,我都会对你们说这样的话。”

报道指出,俄总统新闻秘书德米特里·佩斯科夫日前也表示,媒体有关俄将在5月9日宣布总动员的报道是“胡说八道”。(编译/刘洋)

参考消息网5月6日报道 据塔斯社报道,俄罗斯舆论研究中心6日发布的最新民调结果称,俄民众对总统普京的信任度在过去一周内上升0.9个百分点,达到81.5%。

报道称,俄罗斯舆论研究中心4月25日至30日对1600名俄民众进行的问卷调查显示,81.5%的民众表示信任普京,这一比例比一周前增加了0.9个百分点。78.9%的民众对普京的工作表示认可,比一周前增加了1.2个百分点。(编译/刘洋)

参考消息网5月6日报道 据法新社5月5日报道,哈萨克斯坦5日表示,它将于6月5日就修改宪法举行全民公投。

报道称,哈萨克斯坦总统卡瑟姆若马尔特·托卡耶夫在电视讲话中说,他签署了法令,将举行公投,以建设一个“新哈萨克斯坦”。

报道称,今年4月,托卡耶夫呼吁修改宪法,称此举将给议会赋权,削弱哈萨克斯坦前领导人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的权力。纳扎尔巴耶夫担任哈萨克斯坦总统近30年。

托卡耶夫当时说,修改宪法相当于(建立)“第二共和国”,因此有必要举行全民公投。

参考消息网5月6日报道 据法新社布达佩斯报道,匈牙利总理欧尔班6日批评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提议对俄罗斯实施石油禁令的举动是“攻击”欧洲团结,称该提议跨越了一条红线。

欧尔班在国家广播电台节目中说:“不管有意或无意,欧盟委员会主席都攻击了辛苦达成的欧洲团结。”

他说:“我们从一开始就明确表示会有一条红线,那就是能源禁运。他们跨越了这条红线。”(编译/杜源江)

参考消息网5月6日报道 据日本《日经亚洲评论》杂志网站6日报道,该刊获悉,日本或将在下月重新对外国游客开放,而黄金周期间新冠感染人数将是决定性因素。

报道称,日本 *** 将在两周后就是否解除旅游签证禁令作出最终决定,届时日本黄金周期间新冠感染人数将得以知晓。(编译/金进龙)

参考消息网5月6日报道 据德国《明镜》周刊网站6日报道,乌克兰驻德国大使安德里·梅利尼克拒绝就他对德国总理奥拉夫·朔尔茨和德国总统弗兰克-瓦尔特·施泰因迈尔发表的有争议言论道歉。

梅利尼克接受德国广播电台采访时说:“这不涉及道歉,而是涉及在这些天制定正确的政策。”

报道称,在朔尔茨最初因施泰因迈尔被拒绝访问乌克兰而拒绝前往基辅后,梅利尼克曾讥讽朔尔茨“摆出一副受委屈的样子”。这位大使还严厉批评施泰因迈尔早期的对俄政策。(编译/聂立涛)

参考消息网5月6日报道 据法新社华盛顿5月6日报道,美国前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在一本将于下周二出版的书中说,唐纳德·特朗普在担任总统期间曾询问是否有可能轰炸墨西哥贩毒集团的毒品实验室。

埃斯珀曾于2019年7月到2020年11月担任国防部长。据《 *** 》援引的一些摘录说,特朗普认为美国可以假装发射导弹飞越美南部边境负责。

报道称,埃斯珀在他题为《神圣誓言》的书中写道,2020年,特朗普曾两次问军方是否能够“向墨西哥发射导弹以摧毁毒品实验室”。据《 *** 》报道,埃斯珀对这些要求“失去了发言权”。

报道称,在宣布美国总统大选结果几天后,特朗普在2020年11月解除了埃斯珀的职务。乔·拜登在此次大选中获胜。(编译/洪漫)

参考消息网5月6日报道 据路透社斯德哥尔摩5月4日报道,瑞典外交大臣安·林德在华盛顿表示,瑞典已经得到了美国的保证,即在其可能申请加入北约的这段时间内,瑞典将得到美国的支持。

报道称,瑞典及其邻国芬兰在冷战期间没有加入北约,但最近的俄乌战争导致这两个国家重新考虑其安全政策,加入北约的可能性似乎越来越大。

报道称,两国都担心自己在申请过程中会受到攻击,这一过程可能需要长达一年的时间,以获得所有北约成员国的批准。

报道称,在华盛顿会见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后,林德对瑞典电视台说:“当然,我不会谈论任何细节,但我非常肯定,现在我们得到了美国的保障。”

她说:“但是,这不是具体的安全保障,那只能在你成为北约成员后才能获得。”林德拒绝说她从布林肯那里获得了何种保障。

另据法新社哥本哈根5月4日报道,芬兰总理桑娜·马林表示,在芬兰单独申请或同瑞典一道申请加入北约后,芬兰希望北约30个成员国“尽可能快”地批准。

报道称,芬兰还同北约主要成员国进行商讨,从而在可能持续数月的申请加入时期获得安全保障。马林列举的国家有美国、英国、德国和法国。

参考消息网5月6日报道 德国《法兰克福汇报》网站5月4日报道,德国基尔世界经济研究所的专家称,即使欧盟实施石油禁运,俄罗斯也已在财政上为一场长期战争做好准备。该研究所贸易专家拉尔夫·朗哈默说:“西方通过经济制裁迫使俄罗斯在乌克兰战争中迅速作出让步的企图可能会落空。不论是国家预算情况还是俄罗斯经济结构特点,都为俄罗斯长期维持一种自给自足的战时经济创造了良好条件。”

朗哈默指出,近年来,俄罗斯在建立稳定的财政状况方面取得了显著成效。这包括相对国际水平而言极低的公共债务规模、高储蓄、谨慎的开支政策和强大的储备积累。

文章指出,目前俄罗斯向那些拒绝参与制裁或如德国一样仍保持一定程度采购的国家出口能源的收入也在增加。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计,俄罗斯要维持预算平衡需将石油价格保持在每桶10美元至15美元,而当前油价远高于此。朗哈默说:“欧盟的石油禁运暂时不太可能令这种情况发生决定性的改变。”

朗哈默说,俄罗斯也得益于该国私营服务部门重要性较低且有保障的公共部门就业水平较高这一就业结构。他说:“公共部门就业者是普京总统在国内获得政治支持的保障,因此会优先受到资助,即通过物价控制或收入支持来保障他们免受通胀加剧的影响。”

参考消息网5月6日报道 俄罗斯《观点报》网站5月4日发表题为《俄罗斯石油面临全球变化》的文章,作者是俄罗斯财经大学副教授格沃尔格·米尔扎扬。文章认为,欧盟对俄石油禁运“令人不快,但并不致命”。全文摘编如下:

欧盟继续把对俄经济关系(顺便也把自己)拧入制裁的螺旋。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公布了新一轮(已经是第六轮)对俄一揽子制裁措施提议,其中包括对俄实施石油禁运。

石油禁运会造成多大的危害?“令人不快,但并不致命”——这就是石油分析师对危害的描述。

事实上,我们不是在谈论俄罗斯石油出口的下降,而是在谈论世界石油市场的重新划分。俄罗斯财经大学讲师、国家能源安全基金专家伊戈尔·尤什科夫解释道:“俄罗斯与其他生产者,特别是中东国家,如沙特、伊拉克等,将会互换销售市场。我们将进入亚洲市场,而中东供应者将代替我们进入欧洲。我们可以看到,这种情况已经在发生了。”

问题是,市场的重新划分对欧洲自身有多大好处?尤什科夫说:“欧洲可能会出现石油供应短缺的局面,这将导致燃料价格飙升。总的来说,之前的市场是从经济角度构建的,如今将从政治角度重新划分。这意味着运费会更贵,价格也会更高,因为其他生产者会加价向欧洲人出售石油。逻辑是这样的:因为你们愿意为非俄罗斯石油多付费用嘛。”

参考消息网5月6日报道 据德国《法兰克福汇报》网站6日报道,自乌克兰战争爆发以来,越来越多的国家收紧农产品的出口。印度现在正在考虑限制农产品输出。

报道称,印度现在变得谨慎起来:世界第二大小麦生产国的 *** 正讨论是否应该限制粮食出口。同时作为援助计划的一部分,印度人已经在很大程度上用大米代替承诺每月为数亿贫困人口提供5公斤小麦作为预防措施。

报道指出,以上两项举措的背景都是对小麦出口国俄罗斯和乌克兰可能在世界市场上停止供货的担忧。在正常情况下,俄乌两国小麦的供应约占全球需求的三分之一。

报道认为,印度的出口禁运将对本已紧张的世界粮食市场造成又一次严重打击,尤其是因为印度远非唯一正在考虑或已经采取这一步骤的国家。俄罗斯最初暂停小麦、大麦、玉米和黑麦的出口至6月底,塞尔维亚和摩尔多瓦也已停止出口这些产品。(编译/王东)

参考消息网5月6日报道 据美国《新闻周刊》网站5日报道,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当地时间4日说,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可能导致美国消亡。

特朗普在海湖庄园举行的一场电影首映式上对500名粉丝说:“两年半后我们还有自己的国家吗?我真的不知道。我认为当前是美国历史上最危险的时刻,因为有一个主要大国陷入尴尬境地,而其拥有一支具备强大核武器的核力量。实际上,(其核武器)比我们略多。”

特朗普说:“我们首次面对一名来自一个主要国家——一个主要大国——的人士,他像你使用定冠词一样使用‘核’这一字眼,你不能让这发生。我认为我们的国家正处于最不安全的境况,不安全程度增加了百倍。”(编译/杜源江)

参考消息网5月6日报道 据共同社布鲁塞尔6日电,日本首相岸田文雄5月12日将在东京与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和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举行会晤,预计届时双方将讨论俄乌冲突和涉华议题。

欧盟当地时间5日称,此次峰会将提供一个机会来展示欧盟和日本之间“日益深化和充满活力的联盟”。

报道称,这将是这两名欧盟领导人2019年12月上任以来首次访问日本。(编译/金进龙)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